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全球弃煤大潮持续日韩为何高调退出海外煤电投资

2021-11-16 来源:茂名机械信息网

全球“弃煤”大潮持续 日韩为何高调退出海外煤电投资?

来源:第一财经

近年来,出于环保压力,日韩的新增海外煤电投资出现放缓迹象。

全球弃煤大潮仍在持续。

日本、韩国在宣布逐步终止海外煤电投资方面又有新动向。截至17日,日本三大财团---三井住友金融集团、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和瑞穗金融集团全部宣布,将结束对于煤电项目的贷款或融资。

日韩停止海外煤电投资的背后,是国际投资方对于其海外投资在中长期内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的追求大潮。

一位在环保界国际机构工作多年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也就是目前为何日本频繁提到需要有质量的基础建设投资的原因所在。

日本三大财团宣布不再支持煤电项目

伴随全球各国纷纷拿出碳中和目标,投资者对日本贷方施加了更大压力,要求其削减对煤炭的融资。

就在5月12日,三井住友金融集团宣布不再支持包括超超临界电厂(USC)在内的煤电项目,成为日本第一家明确完全不再投资煤电的投资方。同时,在这一基础之上,近期该集团又宣布,将从今年6月1日起,停止为新建燃煤电厂融资。

日本的其它财团亦有行动。三菱日联金融集团表示,尽管存在一些例外条例,但该集团正在结束对煤炭的贷款。瑞穗金融集团也正将禁止为计划中的工厂提供融资。

作为高端煤电技术出口国,日本一直是国际上投资煤电的一支主要力量,也是唯一仍在国内外建设新燃煤电厂的七国集团(G7)国家。在全球确认建设或已运行的煤电项目中,目前有173亿美元的公共投资资金来自日本。

投资需要配套融资,而融资渠道和贷款有赖于金融机构的支持。否则,这些高端煤电技术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其价格有些难以承受。在此方面,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提供了大部分的日本海外煤电投资,自2003年以来已投资了超过140亿美元的资金。

日韩投资的海外煤电项目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和南美。以目前数据完整的2018年来看,在该年,日本的主要投资目的地包括越南(6705兆瓦)、印度尼西亚(5000兆瓦)、印度(3720兆瓦)、孟加拉(37230兆瓦)、摩洛哥(1386兆瓦)以及阿根廷(472兆瓦)。

近年来,出于环保压力,日韩的新增海外煤电投资出现放缓迹象。根据全球煤电公共融资追踪(Global Coal Public Financing Tracker)的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两国海外融资项目数量均持续下降,韩国2019年无新增投资项目。

在这一弃煤过程中,直接能够感受到投资者压力的日本商业公司和银行首先开启了退煤的步伐。

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5月以来,多家日本大型企业和金融集团宣布开始退出煤电产业,包括第一生命保险、三井住友金融集团、丸红株式会社、三井物产及三菱商事等。

其中,标志性的事件为,日本最大的贸易公司之一的丸红株式会社在2017年的年报中表示,将战略性退出已过黄金期的业务,计划减少50%煤电厂资产的持有量,同时明确在2023年前将可再生能源项目占比扩大到投资组合的20%。

随后在2019年2月,资产总额超过290亿美元的日本大型商社伊藤忠商事(ITOCHU)表示将不再参与任何新建燃煤发电或煤矿项目的开发,同时对公司现有的煤炭资产进行严格评估并逐渐退出。

而自2020年以来,上文提到的日本三大金融集团也先后宣布将不再为新建煤电项目融资。

继商业机构表态之后,日本政府层面开始跟上。2020年7月,日本政府发布声明,称对于不了解当地能源情况、气候承诺、低碳发展政策的国家,日本政府将不再向其提供新的煤炭相关援助。这一声明显示日本政府的海外煤电政策开始部分转向脱碳。

称其为部分的原因是,这一声明包括一些例外条件。日本政府表示,如果受援助国在当前除了煤电之外的其他可选能源方案,以及煤电方案是有助于其低碳转型的,那么日本仍将提供具有高效的排放效率的火电技术、并提供投融资支持。

韩国承诺将终止对海外煤电厂公共投资支持

此前,在4月22日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韩国总统文在寅宣布,韩国将终止对海外建设煤电厂的公共投资支持。据悉,这些退出投资的承诺,将适用于政策银行、双多边开发银行以及以促进发展、实现公共政策为使命的开发性金融机构。

以2018年数据计算,韩国在海外煤电的主要投资目的地则包括:越南(5400兆瓦)、印度尼西亚(3200兆瓦)、哈萨克斯坦(1320兆瓦)以及阿根廷(462兆瓦)。

韩国进出口银行和韩国贸易保险公司一直是海外煤电项目的主要支持者。据韩方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19年初,这两家国有金融机构与韩国发展银行一起,共为海外煤电项目提供了约100亿美元的融资。

不过,伴随韩国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其在此方面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2020年10月,在韩国国会对政府工作的年度审计中,韩国国会议员针对韩国海外煤电投资问题,向贸易、工业和能源部长,以及韩国进出口银行、韩国贸易保险公司、韩国开发银行等融资机构的负责人提出质疑。

虽然缺乏正式的承诺,但在此次审计会议上,韩国国有机构和国有企业的高级管理层均承认,未来继续进行海外煤电投资的可能性已非常小。其中,韩国贸易保险公司表示不会再有任何新的海外煤电融资计划;韩国电力公司也表示未来不会再投资新的燃煤电厂,韩国开发银行在回应质询时称,如果贸易、工业和能源部等方面没有新的海外煤电投资计划,他们也不会再提供新的煤电融资。

相比之下,私营企业和融资机构的表现更为明确。韩国五大金融集团(国民、友利、农协、新韩、韩亚)都已明确将停止为新的煤电项目融资,而三星、韩华等大型民营企业集团旗下金融投资机构,也公开承诺不再提供煤电融资。

需要指出的是,客观上看,近年来,煤电产能过剩也日益成为日韩所投资的南亚和东南亚国家所面临的难题。为了弥补运营损失,许多当地政府机构已经在大力补贴燃煤电厂的运营。这些日益攀高的财政负担让这些国家的能源政策发生了变化。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则加剧了这种变化:自2020年起,不少南亚和东南亚国家开始取消煤电厂项目。

东南亚国家规划中的火电容量逐年下降 来源:全球能源监测(GEM)

与此同时,来自美国的信号也耐人寻味。4月22日,在领导人气候峰会期间,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DFC)宣布,为了支持美国总统拜登在气候变化方面的承诺,该机构将在2040年的投资组合中实现净零排放。

前述在环保界国际机构工作多年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美国管在海外投资的工具叫作国际发展融资,这些表述均有战略意图,同时美国也考虑到了自身的切身产业利益,一方面,美方提出政府进行海外投资的项目要尽量做到净零排放,另一方面美国也将这一时间点定到了2040年,给自己的(海外投资组合)减排留出了过渡时间。

文中内容、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删除!

开国大典观后感800字2篇

20年后的我

我什么的人

友情链接